学院概况

最新发布

服务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留学新闻 >

公司回应冲绳海域沉船质疑 获救船员讲逃生经历

作者:百老汇游戏 发布时间:2021-03-16 22:16 浏览次数:

  昨天,南京远洋公司董事长牟陵约见快报记者,首次正面回应媒体与公众连日来的种种质疑,并详细介绍货船的背景、安全性能、事发当天与公司总部的通讯记录、事故的调查主体及沉没之谜。3名获救船员昨天也向记者讲述了死里逃生的经历。

  “南远钻石号”在巴拿马注册,出事地点在日本冲绳南部海域;船东南京远洋公司则在南京办公。公众迫切想知道事故调查主体应该是谁?

  对此疑问,牟陵说,事发后南京市政府曾找到市海事局、安监局,但两个部门均表示,这是艘外籍货船,在非中国海域发生事故,他们无权管辖。根据相关法律,此事的调查主体有三个,一是事发海域附近的日本方面,二是船籍国巴拿马,三是货船资产所有人,即船东南京远洋公司。目前,日本方已对事发现场做了调查,将形成书面报告递交国际海事组织。巴拿马方面近日将派员到南京,着手调查事故原因。

  曾有业内人士质疑,船上所载的镍矿石含水量较高,一些泥巴状的矿石随着船舶摇晃,极易形成“自由液面”,货物在其作用下,向船倾斜的同一方向移位、坍塌,易造成船的倾覆。

  牟陵透露,货船在印尼港口装货时,货主方面提供的官方检测报告显示,镍矿石含水量为30.3%,没有超过33%的安全运输指标。

  外界质疑,为何沉船前公司称没收到预警信号?公司是否一味强调抢救财产,而忽视了人员安全?

  南京远洋公司副总夏先生解释,当天11时10分左右,船长报告说货船出现不正常的倾斜,左右倾斜度为3度。公司立即启动应急预案,召集总经理、副总经理以及各负责人会商对策。公司总部指挥船员检查燃油储量,并做了全面检查。最后,公司指令货船启动抽水泵,排除货物的“自由液面”。到傍晚6时左右,船的左右倾斜度减小到2.5度,渐渐恢复平稳行驶。6时15分,船长向公司报告,货物上面的水已经刮掉,船体已调整平衡。公司总部指令船长“两个小时后再报告最新情况”。

  两小时后,公司并没有收到货船发来的信号,通过卫星通讯系统呼叫也无反应。“总部电脑上,‘南远钻石号’在冲绳南部海域信号不断闪烁,表明该船出事了。”夏先生说,“我们一直很奇怪,为何出事前没收到预警信号呢?”发现货船失踪后,公司当即向国家海上搜救中心及日本、中国台湾、菲律宾的海上搜救组织发出呼救信号。

  出事前,许多船员与家人联系,称船回连云港后要维修,有人据此怀疑该船是“带病作业”。

  牟陵答复,这是条2009年才下水的新船,装卸货物的吊机液压系统有故障,准备到连云港后维修。吊机故障不影响船舶行驶安全,与此次事故没有必然联系。

  此前,有传言“南远钻石号”原来是艘采砂船。牟陵说,这条船本来是希腊人在浙江郑和船厂订造的,售价3780万美元。由于金融危机,希腊方不要了,南京远洋公司才以2800万美元的价格购进。该船去年下水后,各项安全航运指标都符合远洋船舶标准。

  沉船真正原因仍然是谜。货船上配备多套通讯联络系统,却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。

 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找不到“应急示位标”,牟陵介绍,这是装在驾驶台外面的自动报警系统,一旦船舶沉没,该装置就会自动掉到海里,发出报警信号,显示出事船只所在的经纬度,附近船只必须前往搜救。而出事前13天,另外一艘装满镍矿石的货船也在同一海域侧翻沉没。南京远洋内部怀疑,此处真的又是一个百慕大魔鬼海域。

  前天,遇难和失踪船员家属拿到公司发的“工亡待遇相关法律法规”,称每个船员的家属将获得因工死亡补助金约20万元,另外还有两万元丧葬费及供养亲属抚恤金。家属普遍认为补助太少了。

  牟陵透露,这个发放标准并不包括商业保险理赔金。公司给每个船员都投保了两个商业保险。遇难、失踪船员每个人的情况不同,如岗位、家人配偶情况都会影响补助数额。每个船员的家属最后拿到手的补助肯定远远超过20万元,可能要翻几倍。

  经快报记者多番努力,回到南京的“南远钻石号”3名幸存船员昨天首度接受了记者的完整访谈。3名船员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并不稳定。盐城籍船员纪长丰在采访中不断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,而身体状况最差的杨磊现在仍无法长时间讲话。虽然如此,他们断续、微弱的话语却能轻易地把人带进深海中的那个恐怖之夜。

  “南远钻石号”现在葬身4000米海底,另20名船员仍然下落不明,相比较他们,纪长丰、耿文磊、杨磊三人无疑是家人和医护人员口中的“大福”之人。躺在明基医院的病房里,他们面对的是满屋的鲜花和人们悉心的照料,这给他们充足的安全感。

  为他们做心理辅导的医生提醒记者,他们那些失踪的工友们是不能提及的话题。除了那些在汪洋中不知所踪的船员们,他们愿意谈及任何话题,哪怕是从将覆的巨轮上跳进漆黑的大海中,亦或是在巨轮旋起的超级漩涡中挣扎……

  “9日上午船出了问题,我们都是知道的”,耿文磊告诉记者,“上午11点,船体出现了倾斜,船上的领导判断可能是矿石出现了‘自由液面’,”他说,所谓的自由液面就是矿石与空气接触部分的液体,因为矿石下沉,水就出现在了上部。水最终通过污水管排到舱底的污水井,耿文磊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开启设备排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南京远洋公司负责人介绍说,中午11点多的倾斜是整个过程中最严重的一次,左右倾斜有3度。而整个过程中,船都在前行。

  船员们不知道的是,从11点到晚6点,南京远洋公司成立了包括公司负责人、船管、航管负责人在内的应急小组,全程在和船保持联系。到傍晚6点15分左右的最后一次通话中,公司得到了船长“险情排除”的回报,约定两个小时后再通话。而此时,不当班的船员们有的在甲板上散步,有的则在商量着一起打牌消遣。在他们看来,这不过是他们航海生涯中平凡的一天。

  耿文磊还在房间看碟片,他不久前刚下了一次机舱,接替“大管”吃了一顿饭,这时离他晚上的上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。

  “当时船体有点摇摆,但我没有太在意,”耿文磊说,他有四年远洋航海经历,对小摇晃习以为常,“我曾经在好望角遭遇过十级大风,海上浪高达七八米。”而当天的海洋环境是6-7级风,浪高3米左右。耿文磊来到了甲板下的机舱,检查设备。“并没有太大的异常,设备也没有报警。”

  但船似乎真的出了问题,“突然感觉像一个大浪过来了,船向右倾,而且船在右倾后,并没有回正,不是左右摇,而就是往右摇、倾,幅度越来越大。”

  杨磊也感觉到了明显倾斜,他跑到机舱帮忙。“没有设备报警,但向右倾斜得越来越厉害。”

  “我启动了辅发电机,以确保动力,就在我启动的时候,船突然整个往右偏了下去,就是那一瞬间,我心里一慌,这是我跑这么多年船没有遇到过的慌张,”耿文磊说,这时候轮机长通知所有人稳住,因为没有了动力,无疑就是自杀。

  船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,这时船长的命令也下来了,要求所有人员弃船,前往救生甲板处集中。幸存者纪长丰此时在甲板上,“我们听到广播后,就一起往生活区方向跑……”说到这儿,坐在病床上的纪长丰突然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上,两只手托住额头。

  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,纪长丰说,他和工友一起解救生筏,还没解开就被抛进了海里。

  耿文磊此时正在奋力地向上跑,离开机舱前,他还没有忘记将油路封堵,以防止船沉后油漏出形成污染。他跌撞着冲进生活区,生活区的外面才是甲板。

 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大海,耿文磊没有选择,他跳了下去,他注意到,身边的工友们在一阵阵惊呼声中接连跳进了海里。

  身后的“南远钻石号”几乎是在瞬间沉入大海,6万多吨的船和货物在这片海域旋出了一个超大的漩涡,巨大的力量把耿文磊和他的同事们拉向了海洋的深处。

  “那是人力不可以抗衡的巨大力量,”耿文磊说,在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里,他没有失去意识,唯一的念头就是游出去,游得越远越好。

  和他一起跃入海中的,还有杨磊,他在事故中受伤最重。一切平静后,耿文磊的耳边只有海浪发出的恐怖的啸声,他开始了38个小时绝望的漂流,直到最终被搜救船只救起。


百老汇游戏

©百老汇游戏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:650191

电话:+86-871-65033412

传真:+86-871-65148547

相关链接